维C的副作用:与武汉大学药学院丁虹教授商榷

最近武汉大学药学院丁虹教授在一文:抗疫29天:新冠疫情早期患者与晚期患者的差异及精准用药思考中关于维C副作用,写道:

维生素C,维生素C在体内分解代谢最终的重要产物是草酸,长期服用可出现草酸尿以致形成泌尿道结石。过量服用可引起不良反应:每日服1~4g,可引起腹泻、皮疹、胃酸增多、胃液反流,深静脉血栓形成、血管内溶血或凝血等,有时可导致白细胞吞噬能力降低。每日用量超过5g时,可导致溶血,重者可致命。孕妇服用大剂量时,可能产生婴儿坏血病。”

对于丁教授列出的VC的不良反应,尤其是“长期服用可出现草酸尿以致形成泌尿道结石;深静脉血栓形成,凝血,孕妇服用大剂量时,可能产生婴儿坏血病”等,我们找不到文献支持。

我们国际IVC中国疫情医疗支援队及国际正分子医学会(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Orthomolecular Medicine, ISOM)认为VC十分安全。丁教授列出的VC的不良反应缺乏科学证据。 我们愿与丁教授商榷。

我们国际VC医疗支援团队希望与丁虹教授沟通,以澄清疑惑。请联系我们团队任何一位队员或专家,也可直接联系队长(成长)173.1716.9336; 副队长(张鸿)185.1561.8231。谢谢。

成长博士

国际IVC医疗支援团队队长

国际正分子医学会新闻网中文版主编

2020.2.24

附: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官方大剂量维生素C权威总结

VC很安全,肾结石风险被过度夸大了

与西安交大二院大剂量VC治疗新冠肺炎临床试验团队探讨

尊敬的西安交大二院大剂量VC治疗新冠肺炎临床试验团队领导:

西安交大二院开始了大剂量VC研究,是国内报道的第二个抗NCP大剂量VC试验。值得期待。初期报告是积极的,期待具体结果。加油,西安交大团队!

但西安交大二院文中最后写道: “ 最后基于维生素C的各种药理学特性,临床上存在以下情况的患者不宜使用这种治疗方案:1.对维生素C过敏;2.预期寿命不到24h;怀孕和/或哺乳期妇女;气管切开或有家庭氧疗病史;6. 间质性肺病、恶性肿瘤、弥漫性肺泡出血、糖尿病酮症酸中毒或活动性肾结石病史。”

但这七个禁忌症都缺乏文献支持。一个比较普遍认可的禁忌是G6PD缺乏症,但未被西安交大二院文列入。西安交大的公众号报道已流传到国际上,今天国际正分子医学会会长,日本正分子医学会会长Atsuo Yanagisawa(柳泽厚生)博士,国际正分子医学会医学新闻网总编Andrew Saul博士来电质疑, 寻求澄清。

我们国际VC医疗支援团队希望与西安交大二院沟通,以澄清疑惑。请联系我们团队任何一位队员或专家,也可直接联系队长(成长)173.1716.9336; 副队长(张鸿)185.1561.8231。谢谢。

国际IVC医疗支援团队I
2020.2.24

Feb. 24th, 2020.

To: Xi’an Jiaotong University Second Hospital High Dose IVC Clinical Study on NCP Team

Xi’an Jiaotong University Second Hospital started the high-dose VC study, which is the second anti-NCP high-dose VC trial reported in China. We look forward to the final exciting report. The initial report is positive and encouraging. Kudos to Xi‘an Team!

However, the final paragraph in the article of the Second Hospital of Xi’an Jiaotong University states: “Finally, based on the various pharmacological properties of vitamin C, patients with the following clinical conditions should not use this treatment plan: 1. Allergy to vitamin C; 2. Life expectancy less than 24h; Pregnant and / or lactating women; tracheotomy or history of home oxygen therapy; 6. Interstitial lung disease, malignancy, diffuse alveolar hemorrhage, diabetic ketoacidosis, or history of active kidney stones. ”

A more commonly accepted contraindication is G6PD deficiency, but it‘s not mentioned in their paper. This WeChat report of Xi’an Jiaotong University has raised international attention. Today, Dr. Atsuo Yanagisawa, President of the 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Orthopaedic Medicine (ISOM), President of the Japan Society of Orthopaedic Medicine and Dr. Andrew Saul, Editor-in-Chief, Orthomolecular Medicine News Service (OMNS) of ISOM have contacted me and request clarification.

We, at the International VC Medical Support team, hope to communicate with the team at the Second Hospital of Xi’an Jiaotong University to clarify the above questions. Please contact any of us at the International Medical Support Team or contact me (Richard Cheng, MD) directly at 173.1716.9336, or Dr. Zhang at 185.1581.8231. Thank you.

Richard Cheng, M.D., Ph.D.

Team Leader
International IVC Medical Support TeaIm

抗衰老/功能医学”异病同治“案例

低碳/生酮饮食+抗氧化剂等:

不仅皮疹明显改善,而且一个月内未用支 气管扩张药!

S女士,一上海中年女性,公务员,没吸烟史,没化学品接触史。2016年起有慢性支气管扩张(老慢支),还有高血压 (130-140/95-98),胆囊炎(2017年胆囊切除)。2017年起全身多处皮疹。另有肠胃不好(大便不正常),睡眠欠佳。

2020年1月。

一月前开始接受我们的调理。主要包括:

她的健康问题,尤其是慢性支气管扩张,皮疹的根本,是体内的”炎症”,以及肠微漏(Leaky Gut)等问题。我们采用:

  1. 饮食习惯调整:主要是严格的生酮饮食,
  2. 抗氧化/抗炎症(指自由基一类的主要为非感染性炎症):VC,成氏肝排毒,成氏全细胞营养素等。
  3. 肠道修复等手段。

仅一月后,孙女士高兴地反馈:皮疹明显改善,而且一个月内未用支 气管扩张药。(2020.2.23) “成博士您好:支气管扩张每天一次1粒厄多司坦胶囊,每天一次雾化,一周吃三粒阿奇霉素片。成博士添麻烦了”。”(但)最近一月没吃支气管炎药,没雾化,只吃高血压的药”。

2020年2月23日

调理目标:

  1. 近期目标(3月左右):控制住慢性支气管扩张,皮疹等(皮疹消失)。
  2. 长期目标:慢性支气管扩张,皮疹等不复发。

更多

 

快讯:又一个大剂量静脉维C治疗新冠肺炎被批准

快讯:又一个大剂量静脉维C治疗新冠肺炎在湖北某三甲医院被批准,不日内开始。给我们抗疫大战带来又一线希望。

这是第三个被证实的大剂量静脉维C治疗新冠肺炎的临床试验。我们参与这个大剂量静脉维C治疗新冠肺炎的临床试验的设计等。我们也在推动其他相关大剂量静脉或是口服维C治疗新冠肺炎的相关临床试验。有兴趣的医院请联系我们:国际IVC医疗支援队

 

 

成博士对客户饮食习惯及运动的要求

成博士对接受成博士保健或慢病防治的病人/客户关于饮食习惯及运动的要求

  • 低碳/生酮饮食

    •  有慢性病者(高血糖,高血压,高血脂,自身免疫病等),我建议/要求严格执行生酮饮食,至少~3月。3月后,可以适当根据个人情况,适当放宽。
    • 在此期间,要求每天记录体重,血糖,血压,尿酮等相关数据。每周1-2次上传给成博士。
    • 饮食要求:
      • 蔬菜:我的一般规则是,我的午餐是我一天的第一餐。我会吃一顿丰盛的午餐。首先,我会尝试尽可能多地吃蔬菜。我尝试从蔬菜中获取大量的维生素,矿物质和营养素。这里的蔬菜,我们指非淀粉类,通常是叶类蔬菜。我推荐沙拉。尽量不要煮这些蔬菜,因为烹饪过程通常会破坏维生素。或者至多煮一点。不要过度烹饪蔬菜。我尝试吃这些蔬菜吃到6-7成饱。
      • 然后我会吃含健康脂肪的食物。肥猪肉,牛肉,羊肉或鸡蛋(尤其是蛋黄),奶油,奶酪,富含脂肪坚果(如夏威夷坚果),牛油果,橄榄油,椰子油等。我的典型午餐是这样的:先吃大量的绿叶蔬菜,我可能会吃2-3块无/少糖红烧肉,吃到有油腻感。这样,即使到晚餐时间,我也不会感到饥饿。我也会喝防弹咖啡或防弹茶。我喜欢奶酪,所以经常吃奶酪。我有时只吃黄油,尤其是当我在中国旅行并住在一家中餐风格的酒店时,我没有多少选择。但我发现这些酒店的饭菜除了蔬菜外几乎总是供应鸡蛋和黄油,有时会有培根。所以我会吃很多蔬菜,2-3个鸡蛋(全蛋),几条培根和黄油(每次6-8包),直到我吃饱了。我通常不吃高碳水食物。
      • 总热量(热卡),根据体重有所不同。
        • 对于一没有肥胖症的人,总热量建议在1600-1800卡左右。
        • 脂肪占~70-80%。
        • 蛋白质占~1克/公斤体重,占总热卡量~10-15%。(即一位60公斤重的人,每天~60克左右)。
        • 碳水化合物:指所有米,面,土豆,红薯,玉米等高淀粉,高糖食物。
      • 可以下载”薄荷健康“等APP,输入食物名,即可知道食物含脂肪,蛋白质,碳水化合物的百分比量了。
      • 尿酮检测:怎么知道您进入”生酮状态”了?我们一般会给您配上一盒尿酮条。开始时,我们要求您每天清晨空腹,及下午餐后各测一次尿酮。要求尿酮至少在中等度阳性。
      • 更多关于生酮饮食
  • 间隙性断食 

有几种方式,我个人认为比较容易操作的是:

每天2餐,间隔6-8小时:你如果一定要吃早餐(如早上7-8点,那么第二餐可以在12点-下午2点。下午2点以后便不再吃任何含热量食物,可喝水,茶等,但不要加糖奶等。可以喝菜汤,吃蔬菜。但不能吃水果。

每周一次,24小时禁食。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一直在吃两餐(不吃早餐,一周6天吃午餐和晚餐。周六,我不吃早餐和午餐,只吃晚餐(24小时禁食)。不吃早餐对很多人来说并不难,特别是美国人。因此,对我来说,不吃早餐并不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每周24小时禁食一次也不是很大的挑战,因为我所做的只是跳过一个周六午餐。这并不难。现在,我开始尝试隔天禁食,即每周2-3天,每天禁食24小时。通常我会每周3天在星期二,星期四,和星期五打羽毛球。因此我选择星期一,星期三,和星期六禁食24小时。到目前为止,我尝试了一个星期,也不是非常困难,因为我所做的一切,就是在不吃早餐的那些禁食日期间也不吃午餐。

对于那些尚未开始进行此类间隙性禁食的人,我建议你从每天只吃2餐开始,但这2餐要在6-8小时之内完成。例如,不吃早餐,在早上11点左右吃早午餐,下午5-6点左右吃晚餐。我下面会告诉你吃什么。一旦你习惯了这一日二餐,然后在周末尝试24小时禁食。你会发现这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

无论有或没有健康问题的成年人都可以使用这些健康的饮食习惯。一般来说,你的健康状况越差,就越有必要。但当然,应该总是在一个训练有素的专业人士指导下。如果您有任何问题,我很高兴和荣幸能够帮助您并指导您完成这些任务。

  • 运动:

任何运动都好,我更建议团队运动,更有乐趣,更能持久。

我也推荐高強度间歇性锻练(High Intensity Interval Training, HIIT):热身15分钟。极速跑或蹬自行车30秒,然后慢走或慢骑车3分钟。重复5-6次。最后10分钟慢走,结束。此类锻练有助于线粒体新生及功能恢复。上了年龄的人如有膝关节疼痛(无其他如外伤等特殊原因),可试下蹲动作(squat). 双手平举,下蹲至大腿与小腿至少90度,然后站立。重复20次。每周至少3-5次,每天一次更佳。大部分老年性膝关节疼痛都能得到缓解。

 

大疫当前,理当同心同力,各施所能,共同抗疫

关于维生素C在抗病毒,治新冠肺炎问题上争议不断。我们先问几个问题:

  1. 对付新冠肺炎,我们找到特效抗病毒药了吗?答䅁很明确:没有。
  2. 对付新冠肺炎,我们找到特效疫苗了吗?答䅁很明确:没有。
  3. 新冠肺炎流行被有效控制了吗?答䅁很明确:还是没有。

因此,我们仍需群策群力,“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无论是疫苗,特效抗病毒药,中医中药,维C(正分子或功能医学提倡的)等维生素/营养素都属于探讨试用范围。直到找到有效手段。

大疫当前,我们理应同心同力,各施所能,共同抗疫。而不是互相攻击,浪费时间,浪费资源。目前网上时常流传对维C的不科学,无知的谣言。这些谣言者要么是对维C的无知,或者是别有用心。

  • 维C具有杀病毒作用。更多
    • 直接非特异(即对所有病毒)杀病毒作用,主要通过产生的过氧化氢。
    • 维C通过提升免疫力,有间接非特异(即对所有病毒)杀,抗病毒作用。
  • 维C是强大的抗氧化剂,可以预防,治疗及修复病毒引起的肺(及其他)组织氧化损伤作用。病毒引起的氧化损伤是致病,致死的主要原因。更多
  • 维C十分安全,大剂量使用没有短期及长期的毒副反应。更多
  • 临床上大剂量维C使用历史悠久,经验丰富,研究充分。更多

试问:

为什么不敢用大剂量维C呢?

有什么理由不用大剂量维C呢?

 

 

 

 

 

大剂量VC静脉注射用于败血性损伤所致的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明显降低了患者的死亡率及副作用。但JAMA把这二个对于病人来说十分重要的关键点给“技术”处理掉了

最近JAMA(美国医学会杂志)2019年发表了一篇 “维C用于败血性损伤所致的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的治疗并得出无效 ”之结论的研究文章。摘要中没有提到死亡率及副作用的显着降低。但仔细分析,我们发现大剂量VC静脉注射用于败血性损伤所致的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明显降低了患者的死亡率及副作用。JAMA把这二个对于病人来说十分重要的关键点给“技术”处理掉了。这十分重要的二个结论在论文全文中也被淡化处理。对于病人来说,还有什么比死亡率及副作用显着降低更重要的呢?下面是Dr. Paul Marik发表在Anaesth Crit Care Pain Med (38 (2019) 575–577)上的分析评论文章,我编译如下。同样的数据,不同的分析,可以得出如此不同的结论。不要说老百姓,就是医生,专家,又有几人会如此仔细地去读文章,分析呢?这是某些作者,编辑的疏忽,无知,还是有意的?我们医生,学者的底线在哪里?道德又何在?-成长博士评论。

CITRIS-ALI研究的结果最近已经发表[1]。读其摘要将会使读者得出“静脉注射维生素C对败血性损伤所致的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的治疗无益“之结论。摘要中没有提到死亡率及副作用的显着降低。而在二点在论文全文中却也确实被淡化。这是通过论文写作欺骗性的设计来最小化VC的救生,安全和廉价干预措施在败血症和败血症诱发的ARDS患者管理中的潜在作用。但是,该文的科学和统计评估更为复杂,需要进一步探索。

CITRIS-ALI研究的第一作者Fowler博士在许多基础科学和临床研究中发挥了作用,这些研究使我们进一步了解了维生素C在败血症,炎症和ARDS中的致病机理[2]。全球一共已有500余篇经过同行评审的实验和临床研究,这些研究清楚地证明了单独使用维生素C以及与氢化可的松及硫胺素联合使用可治疗败血症和其他炎性疾病的生物学可行性和机理[3,4]。Fowler博士进行的1期研究很大程度上影响了CIRTIS-ALI研究的设计[5]。在这项1期研究中,将24名重度脓毒症患者随机接受维生素C(50 mg / kg / 24 h,n = 8; 200 mg / kg / 24 h,n = 8)或安慰剂(n = 8)每六小时,一共四天。这项研究的主要终点(目标)是维生素C输注.的安全性和耐受性。在注入抗坏血酸的患者中未观察到不良反应。接受抗坏血酸治疗的患者在头96个小时内的SOFA评分显着降低,同时促炎性生物标志物C反应蛋白和降钙素原也明显降低。

在这些令人鼓舞的结果基础上,并考虑到维生素C对免疫功能的影响,Fowler博士和他的团队需要资金来进行更大的随机对照试验(RCT)。2011年,美国国家心脏,血液和血液研究所(NHLBI)为“肺疾病的新型疗法的第二阶段临床试验”(RFA-371 HL-12-022)提供了资助。由于先前的临床试验未能证明可以将28天全因死亡率作为主要终点指标,因此NHLBI要求主要终点指标应着重于“量化的器官功能指标”(SOFA评分)和生物标志物分析(CRP,降钙素原,血栓调节蛋白)代替死亡率(次要终点)。假设如果主要结果为阳性,则次要终点(包括死亡率)也会有阳性的结果。基

CITRIS-ALI研究的结果最近已经发表[1]。读其摘要将会使读者得出“静脉注射维生素C对败血性损伤所致的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的治疗无益“之结论。摘要中没有提到死亡率及副作用的显着降低。而在十分重要的二个结论在论文全文中却也被淡化处理。这是通过论文写作欺骗性的设计来最小化VC的救生,安全和廉价干预措施在败血症和败血症诱发的ARDS患者管理中的潜在作用。但是,该文的科学和统计评估更为复杂,下文进一步探讨。

CITRIS-ALI研究的第一作者Fowler博士在许多基础科学和临床研究中发挥了作用,这些研究使我们进一步了解了维生素C在败血症,炎症和ARDS中的致病机理[2]。全球一共已有500余篇经过同行评审的实验和临床研究,这些研究清楚地证明了单独使用维生素C以及与氢化可的松及硫胺素联合使用可治疗败血症和其他炎性疾病的生物学可行性和机理[3,4]。Fowler博士进行的1期研究很大程度上影响了CIRTIS-ALI研究的设计[5]。在这项1期研究中,将24名重度脓毒症患者随机接受维生素C(50 mg / kg / 24 h,n = 8; 200 mg / kg / 24 h,n = 8)或安慰剂(n = 8)每六小时,一共四天。这项研究的主要终点是维生素C输注的安全性和耐受性。在注入抗坏血酸的患者中未观察到不良反应。接受抗坏血酸治疗的患者在头96个小时内的SOFA评分显着降低,同时促炎性生物标志物C反应蛋白和降钙素原也明显降低。

在这些令人鼓舞的结果基础上,并考虑到维生素C对免疫功能的影响,Fowler博士和他的团队需要资金来进行更大的随机对照试验(RCT)。2011年,美国国家心脏,血液和血液研究所(NHLBI)为“肺疾病的新型疗法的第二阶段临床试验”(RFA-371 HL-12-022)提供了资助。由于先前的临床试验未能证明可以将28天全因死亡率作为主要终点指标,因此NHLBI要求主要终点指标应着重于“量化的器官功能指标”(SOFA评分)和生物标志物分析(CRP,降钙素原,血栓调节蛋白)代替死亡率(次要终点)。假设如果主要结果为阳性,则将转化为次要终点(包括死亡率)的结果。 基于NHLBI研究基金使用条件而设计的患者人群(ARDS)的选择和以患者为中心的结果(作为主要结果)不幸地导致了CITRIS-ALI研究的方法和报告。如研究报告所述,主要终点(SOFA评分的变化)为阴性,但死亡率却有明显的改善。尽管这些研究结果表面上似乎十分矛盾,但逻辑上却完全合理。

编辑(和/或审稿人)竭尽全力要求作者强调死亡改善率是许多次要终点之一,这可能完全是偶然的。此外,由于主要终点均为阴性,因此这必须是阴性研究。这是查看结果的非常简单的方法。死亡率是一个很明确的终点,对患者,临床医生和所有利益相关者至关重要。此外,并非所有次要端点都相等。患者被随机分配到每个组,因此不太可能断言偶然的机会导致了这种结果。其次,由于统计误差(称为“Neyman‘s bias,内曼误差”),该研究主要结论(VC无效)可能是有缺陷的。

至关重要的是,死亡率不仅重要,而且因为其对主要终点的影响,因此十分重要。结果表明,96小时后的死亡率有显着差异(维生素C组为5%,对照组为23%),而SOFA分数是这个时候计算的。由于死亡患者不包括在主要终点指标中,因此SOFA评分的变化已消除了对照组中病情最重的18%患者(生存误差)。这些较早死亡的患者会出现器官衰竭恶化和高SOFA评分。维生素C对于主要终点指标(96小时内的器官衰竭评分)的真正益处可能被大大低估了。这种偏见可能解释了悖论性的发现,即96小时时的存活率更高,而SOFA评分没有明显变化。由于两组之间的生存率存在差异,仅在幸存者中比较96小时时的SOFA评分来评估维生素C对这些患者的有效性是有问题的。相关的《美国医学会杂志》评论文章未提及这一矛盾的发现,仅强调主要终点未能达到显着性[6]。我们建议以96小时内死亡前的最后一个记录重新分析SOFA评分。因此,我们不会认为这是“阴性”试验,而是忠实执行的研究,并得出了乐观的,阳性的结果。

不幸的是,Fowler博士的RCT选择了败血症和ARDS的患者,而不是早期败血症的患者,正如研究静脉维生素C的辅助作用的第一阶段研究[5]所述。 CITRIS-ALI研究评估了败血症引起的ARDS建立的静脉注射维生素C的益处,败血症是一种延迟并发症(因容量超负荷而恶化)。在CITRIS-ALI试验中,有32%是从外部医院转诊的患者。这说明了在进入RCT前有很长的时间延误。一旦器官衰竭发生,它们被逆转的可能性就较小[7]。尽管如此,CITRIS-ALI研究调查了ARDS病人中静脉注射维生素C的使用情况,但作者仍能够证明静脉注射维生素C具有降低死亡率的优势。

最后一个有争议的问题是炎症标记的选择。尚不确定C反应蛋白和血栓调节蛋白是否是评估炎症的最佳标志物。它们的血浆水平变化和决定因素的动力学与维生素C引起的炎症反应的报道不太吻合。因此,在CITRIS-ALI研究中很难得出结论维生素C不会改变炎症强度。不幸的是,作者选择了太多次要终点,因为偶然的机会很可能这些终点中的一些在统计上是有意义的。如果作者将数量限制在4-6个与临床相关的终点,那么他们的解释将不会引起太大争议。

References
[1] Fowler AA, Truwit JD, Hite D, et al. Vitamin C infusion for treatment in sepsis- induced acute lung injury- CITRIS-ALI: a randomized placebo controlled clinical trial. JAMA 2019;322:1261–70. [2] Fisher BJ, Seropian IM, Masanori Y, et al. Ascorbic acid attenuates lipopolysac-
charide-induced acute lung injury. Crit Care Med 2011;39:1454–60. [3] Marik PE, Vitamin C. for the treatment of sepsis: the scientific rationale.
Pharmacol Therapeut 2018;189:63–70. [4] Marik PE, Hydrocortisone. Ascorbic acid and thiamine (HAT therapy) for the
treatment of sepsis. Focus on ascorbic acid. Nutrients 2018;10:1762.
[5] Fowler AA, Syed AA, Knowlson S, et al. Phase 1 safety trial of intravenous
ascorbic acid in patients with severe sepsis. J Transl Med 2014;12:32. [6] Brant EB, Angus DC. Is high-dose vitamin c beneficial for patients with sepsis?
JAMA 2019;322:1257–8. [7] Dubois C, Marce ́ D, Faivre V, Lukaszewicz A, Junot C, Fenaille F, et al. High plasma level of S100A8/S100A9 and S100A12 at admission indicates a higher risk of death in septic shock patients. Sci Report 2019 (in press).
Paul E. Marika,*, Didier Payenb aPulmonary and Critical Care Medicine, Eastern Virginia Medical School, 825 Fair Suite 410, Norfolk, VA 23507, UK bUniversity Paris 7 Denis Diderot, Cite ́ Sorbonne, Paris, France
*Corresponding author E-mail address: marikpe@evms.edu (P.E. Marik).

Anaesth Crit Care Pain Med 38 (2019) 575–577
Editorial CITRIS-ALI: How statistics were used to obfuscate the true findings

重大新闻: 大剂量VC治疗新冠肺炎临床试验已经开始!

美国临床试验Clnicaltrials.gov网站正式公布:武汉中南医院彭志勇团队的大剂量VC治疗新冠肺炎已经正式登记。此试验剂量大(24000mg/天),时间长(共7天),远超其他一些低剂量相关试验。给我们力克新冠带来希望!

VC用于治疗各类肺炎历史悠久,效果明显

大剂量静脉VC的意义不仅在于抗病毒水平。更重要的是,这是在ALI/ARDS预防和治疗。大多数人死于冠状病毒大流行(非典、中东呼吸综合征和现在的NCP)的ARDS。不管潜在的疾病(非典、中东呼吸综合征或非传染性肺炎),ARDS都是相似的。ARDS是导致死亡的常见最终途径。如果这次试验显示出积极的结果——我毫不怀疑它将会出现这种结果——那么这不仅为目前的流行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工具,而且对今后的流行也同样重要。静脉VC不仅可用于ARDS,还可用于其他因病毒感染或细菌感染引起的高氧化应激引起的器官衰竭(如肾脏)。这是一个强大的通用治疗!(当然,包括抗氧化剂、维生素和营养素的试验应该考虑进一步改善结果)。病因(病毒,细菌,毒素)-》氧化应激增加-》ARDS(和多器官功能衰竭)-》发病率和死亡率。这是一个常见的途径。这是VC等的关键!

 

维生素C及其在冠状病毒冠状病毒治疗中的应用

维生素C如何减少严重病毒性呼吸系统疾病的严重程度和死亡

作者:编辑Andrew W. Saul

(OMNS,2020年2月10日)大多数冠状病毒死亡是由肺炎引起的。八十多年来,人们已知道维生素C可极大地有益于肺炎患者。

1936年,Gander和Niederberger发现,维生素C可以降低肺炎患者的发烧并减轻疼痛。 [1]

同样在1936年,霍赫瓦尔德(Hochwald)独立报告了类似的结果。他每九十分钟服用500毫克维生素C。 [2]

麦考密克静脉给予1000毫克维生素C,然后每小时口服500毫克。他至少重复了一次注射。第四天,他的病人感觉很好,他自愿恢复工作,没有任何不良影响。 [3]

1944年,Slotkin和Fletcher报告了维生素C在支气管肺炎,肺脓肿和化脓性支气管炎中的预防和治疗价值。维生素C大大缓解了这种情况,并迅速恢复了正常的肺功能。” [4]

斯洛特金还报告说:“维生素C被布法罗米勒德·菲尔莫尔医院的普通外科医师常规使用,作为预防肺炎的方法,这种并发症完全消失了。” [5]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中心的数据,在美国,每年约有80,000人死于每年的流感,并逐渐升级为肺炎。冠状病毒是一种非常严重的传染性疾病。但是感染病毒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宿主的易感性。众所周知,低维生素C水平会增加对病毒的敏感性。 [6]

维生素C降低死亡率

感染病毒是一回事,而完全死于病毒感染的疾病是另一回事。必须强调的是,每天仅200 mg的维生素C可使重症住院呼吸道疾病患者的死亡人数减少80%。 [7]

单一,便宜,大包装的折扣店维生素C片剂将提供以上研究中使用量的两倍以上。

是的,维生素C越多越好。

Frederick R. Klenner和Robert F. Cathcart用非常高剂量的维生素C成功治疗了流感和肺炎。Klenner于1940年代开始发表研究结果; [8] Cathcart始于1970年代。 [9]他们同时使用口服和静脉注射。

“维生素C可有效减少五岁以下儿童严重肺炎的持续时间。氧饱和度在不到一天的时间内得到改善。” [10]

一项最新的安慰剂对照研究得出结论:“在肺炎患儿的治疗方案中应加入维生素C,以降低死亡率和发病率。”在这项研究中,大多数儿童是一岁以下的婴儿。按体重计算,给小婴儿适量的200毫克剂量实际上相当于成人每天2,000-3,000毫克。 [10]

尽管许多人正确地认为应增加剂量,但即使补充少量维生素C仍可以挽救生命。这对于那些低收入和很少治疗选择的人来说非常重要。

我们现在谈论的是每天要节省二十美分的维生素C,以挽救生命。

References:

1. Gander and Niederberger. Vitamin C in the handling of pneumonia.” Munch. Med. Wchnschr., 31: 2074, 1956.

2. Hochwald A. Beobachtunger fiber Ascorbinsaure Wirkung bei der Krupposen Pneumonia.” Wien. Arch. f. inn. Med., 353, 1936.

3. McCormick WJ. Have we forgotten the lesson of scurvy? J Applied Nutrition, 1962, 15:1 & 2, 4-12. https://www.seleneriverpress.com/historical/have-we-forgotten-the-lesson-of-scurvy/

4. Slotkin & Fletcher. Ascorbic acid in pulmonary complications following prostatic surgery.” Jour. Urol., 52: Nov. 6, 1944.

5. Slotkin GE. Personal communication with WJ McCormick. December 2, 1946.

6. Saul AW. Nutritional treatment of coronavirus. Orthomolecular Medicine News Service, 16:6, Jan 30, 2020. http://orthomolecular.org/resources/omns/v16n06.shtml (22 references and 50 recommended papers for further reading)

7. Hunt C et al. The clinical effects of Vitamin C supplementation in elderly hospitalised patients with acute respiratory infections. Int J Vitam Nutr Res 1994;64:212-19. 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7814237

8. Klenner FR. Observations on the dose and administration of ascorbic acid when employed beyond the range of a vitamin in human pathology. J Applied Nutrition 1971, 23:3&4. http://www.doctoryourself.com/klennerpaper.html

Klenner FR. (1948) Virus pneumonia and its treatment with vitamin C. J South Med Surg 110:36-8. https://www.seanet.com/~alexs/ascorbate/194x/klenner-fr-southern_med_surg-1948-v110-n2-p36.htm .

Klenner, FR. (1951) Massive doses of vitamin C and the virus diseases. J South Med and Surg, 113:101-107.

Klenner, FR. (1971) Observations on the dose and administration of ascorbic acid when employed beyond the range of a vitamin in human pathology. J. App. Nutr., 23:61-88.

All of Dr. Klenner’s papers are listed and summarized in: Clinical Guide to the Use of Vitamin C (ed. Lendon H. Smith, MD, Life Sciences Press, Tacoma, WA, 1988. This book is posted for free access at http://www.seanet.com/~alexs/ascorbate/198x/smith-lh-clinical_guide_1988.htm

9. Cathcart RF. (1981) Vitamin C, titrating to bowel tolerance, anascorbemia, and acute induced scurvy. Med Hypotheses. 7:1359-76. http://www.doctoryourself.com/titration.html

Cathcart RF. (1993) The third face of vitamin C. J Orthomolecular Med, 7:197-200. Free access at http://www.doctoryourself.com/cathcart_thirdface.html

Additional Dr. Cathcart papers are posted at http://www.doctoryourself.com/biblio_cathcart.html

10. Khan IM et al. (2014) Efficacy of vitamin C in reducing duration of severe pneumonia in children. J Rawalpindi Med Col (JRMC). 18(1):55-57. https://www.journalrmc.com/volumes/1405749894.pdf

大量,及时的维生素C是治疗新冠肺炎的重要选择

2019-nCov引起的新冠肺炎(NCP)致死原因是呼吸(ARDS)及多器官衰竭。ARDS是由大量炎症因子释放引起的“炎症因子风暴”,而炎症因子风暴的本质是氧化压力的增加。大量及时的抗氧化剂,尤其是大量及时的静脉维C注射(IVC),加上常规支持疗法才是治疗ARDS,降低NCP死亡率,促进NCP恢复的特效治疗。

简介

起源于中国武汉的2019-nCov肺炎(NCP),目前正在蔓延到许多其他国家,极大地影响着中国人民的健康,民生及经济并引起了全球的关注。糟糕的是,没有针对2019-nCov的疫苗或特定抗病毒药物。我们迫切需要一种快速,迅速部署和使用的,有效且安全的治疗方法,不仅可以挽救这些患者,减少流行病的蔓延,而且在为全世界人民特别是中国人民提供心理保障方面也非常重要。急性器官衰竭,特别是肺衰竭(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是导致2019-nCov死亡的关键机制。由于自由基和细胞因子的快速释放,氧化压力显着增加是ARDS的标志,它导致细胞损伤,器官衰竭和死亡。因此,早期使用大剂量抗氧化剂,尤其是维生素C,在这些患者的治疗中起着关键作用。我们呼吁所有领导人员及临床医务人员勇敢而迅速地应用大剂量的静脉Vit C来帮助这些患者并制止这种流行病。

2019-nCov是一种快速发展的流行病,发病率和死亡率都很高。

在一篇对138例确诊NCP病例研究的报告中,Wang等报道ICU的入住率为26%,死亡率为4.3%[1]。 在另一篇对99名确诊NCP的病例分析中,有17名(17%)患者出现了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其中11名(11%)患者在短期内恶化并死于多器官功能衰竭[2]。

潜在的“细胞因子风暴”引起的氧化应激增加导致ARDS,这是这些大型流行性病毒感染高死亡率的关键病理。

“细胞因子风暴(cytokine storm)”引起的ARDS是导致这些患者死亡的关键病理[2]。冠状病毒和流行性感冒是可导致致命的肺损伤和ARDS死亡的大流行病毒之一[3]。病毒感染引起“细胞因子风暴”,可激活肺毛细血管内皮细胞,导致嗜中性粒细胞浸润和氧化压力(活性氧和活性氮)增加,进一步损害肺屏障功能[3]。以严重的低氧血症为特征的ARDS通常伴有不受控制的炎症,氧化损伤以及肺泡-毛细血管屏障的损害[4]。氧化压力的增加是肺损伤的主要损害,例如急性肺损伤(ALI)和ARDS,这是急性呼吸衰竭的两种临床表现,发病率和死亡率都很高[5,6]。

在29名2019-nCov肺炎确诊患者的报告中,有27名(93%)显示出hsCRP升高,hsCRP是氧化压力升高的标志之一[7]。Nrf2是抗氧化剂反应元件(ARE)驱动的细胞保护蛋白表达的主要调节剂。 Nrf2信号的激活在防止细胞和组织受到氧化应激诱导的损伤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细胞反应中的抗氧化剂系统包括蛋白质(例如酶)或小分子(例如维生素C和E)[8]。哈佛医学院的(麻省总医院)的Nabzdyk和Bittner最近在《世界重症医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很好地综述了维C在重症管理中的部分生物学效应[9]:

  • 抗氧化剂,自由基氧清除剂可保护细胞免于氧化;
  • 类固醇和儿茶酚胺的合成,儿茶酚胺,血管加压素和类固醇合成的辅助因子,改善血液动力学,可能会加速休克的消退;
  • 免疫细胞功能。增加中性粒细胞的吞噬作用和趋化性,影响巨噬细胞迁移,增强T和NK细胞增殖,调节其功能,可能增加抗体形成;
  • 内皮细胞功能。减少内皮ICAM表达和白细胞粘附,改善内皮屏障功能,改善微循环;
  • 肉碱的产生,调节脂肪酸代谢,可能改善微循环和心脏功能;
  • 伤口愈合,胶原蛋白合成的辅助因子,成纤维细胞的促分裂原。

抗氧化剂,特别是大剂量静脉VC滴注(IVC)治疗ARDS。

很明显,氧化压力的增加在ARDS和NCP致死的发病机理中起着重要作用。在病毒和细菌感染中均观察到细胞因子风暴(cytokine storm)[3]。细胞因子风暴似乎是一种常见且非特异性的途径,导致氧化压力增加,ARDS和死亡。这个信息在临床管理中很重要。由于以大剂量抗氧化剂来预防和管理针对增加的氧化压力似乎是合乎逻辑的选择,并且可以应用于这些致命的病毒大流行,而无需像目前的2019-nCov流行病那样长时间等待病原体特异性疫苗和药物。事实上,大剂量静脉注射维生素C(IVC)已在临床上成功用于病毒性ARDS和流感[10]。 Fowler等人描述了一名20岁妇女患上了病毒性ARDS(鼻病毒和肠道病毒D68)[3]。发病后,她病情恶化很快,被收入到ICU。在常规标准治疗无效后,她在第3天开始接受ECMO(体外换氧)治疗。在ECMO第1天也开始了大剂量IVC,200mg / kg体重/ 24小时,分为4次,每6小时一次。 大剂量IVC输注后次日,X光检查显示她的肺部病变明显好转。在持续使用ECMO和大剂量IVC后, 她的病情迅速好转,于ECMO第7天停止使用ECMO。患者康复并在入院第12天出院,并无需补充氧气。一个月后,她的肺部X光片显示完全恢复。 Gonzalez等人(包括作者之一Thomas Levy)最近报道了一例严重的流感病例,成功用大剂量IVC治疗成功[10]。 25岁的MG在佛罗里达渡假时出现类似流感的症状,并迅速恶化。大约2周后,患者几乎连上厕所的力量都没有。Gonzales医生接诊后,给病人开出大剂量IVC治疗(50克Vit C在1000毫升林格溶液中,在90分钟内注入)。患者第二天立即报告明显改善。在IVC输注的第4天,他报告感觉正常。痊愈后,他继续口服VC(2 g ,一天三次)[10]。社交媒体上广泛流传着另一个故事。据报道,2009年新西兰农民艾伦·史密斯旅行时染上猪流感,住入ICU,用上ECMO。在被医院宣布放弃治疗后,经家属百般努力,病人终于用上了大剂量的IVC,第二天病人即出现明显好转。一位被医院宣布没救,放弃治疗的病人最终被IVC从死亡线上拯救回来(Primal Panacea)。我们中的一位(Thomas Levy)是该案例的咨询顾问[11-12]。Hemila等人在其2019年对18项临床研究的荟萃分析中分析了VC与ICU逗留时间长短的研究。他们发现,Vit C缩短了ICU停留时间,该研究发表在《营养素》杂志上,共涉及2004名ICU患者[13]。在该报告中,VC将1766例患者的ICU住院时间缩短了97.8%。 另外,Marik等报道了他们在47例败血症ICU病例中使用IVC。他们发现IVC组患者的死亡率显着降低[14]。

饮食中的抗氧化剂(维生素C和萝卜硫素)可减少机械通气患者的氧化压力引起的急性炎症性肺损伤[15]

其他抗氧化剂(姜黄素)也已被证明在肺炎中有希望的抗炎潜力[16]。

高剂量IVC已经在临床上使用了数十年,最近的NIH专家小组文件明确指出,高剂量IVC(1.5 g / kd体重)是安全的,并且没有重大副作用[17]。

小结:

2019-nCov肺炎(NCP)是一种发展迅速,发病率和死亡率高的流行病。重症NCP的发病关键机理是炎症风暴引起急性肺损伤,导致ARDS和死亡。冠状病毒,流感病毒和许多其他大型流行性病毒感染通常与增加的氧化压力有关,氧化压力的升高促使氧化性细胞损伤,从而导致多器官衰竭。因此,除标准的常规支持疗法外,抗氧化剂的给药在这些疾病的治疗中也起着核心作用。現有临床研究和病例报告表明,大剂量IVC的早期给药可以改善ICU,ARDS和流感患者的临床状况。需要指出的是,像2019-nCov这样的大型流行病将来还会发生。鉴于大剂量IVC是安全的,可以有效,我们呼吁相关领导和医疗保健专业人员立即研究大剂量IVC临床使用。需要对IVC和口服VC(例如脂质体包裹的VC)进行更多的临床研究,以开发当前用途的标准方案,并且迫切需要将来的用途。

针对每一个新出现的新病毒的特效的疫苗及抗病毒药的研发过程较长,不能快速投入临床使用。因此,疫苗及特效抗病毒药物的研发只是选项之一。针对这些流行病的共同致病机制,炎症风暴,氧化压力,早期大剂量使用IVC等抗氧化剂及营养支持才是上策!此方略不仅可以用于2019-nCov NCP而且我们可以积累,总结经验,下次大流行再来时,我们有备无患。

References
1. ​Wang D, Hu B, Hu C, Zhu F, Liu X, Zhang J, Wang B, Xiang H, Cheng Z, Xiong Y, Zhao Y, Li Y, Wang X, Peng Z. 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138 Hospitalized Patients With 2019 Novel Coronavirus-Infected Pneumonia in Wuhan, China. JAMA. 2020 Feb 7;
2. ​Chen N, Zhou M, Dong X, Qu J, Gong F, Han Y, Qiu Y, Wang J, Liu Y, Wei Y, Xia J, Yu T, Zhang X, Zhang L. Epidemiological and 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99 cases of 2019 novel coronavirus pneumonia in Wuhan, China: a descriptive study. Lancet Lond Engl. 2020 Jan 30;

3. ​Fowler III AA, Kim C, Lepler L, Malhotra R, Debesa O, Natarajan R, Fisher BJ, Syed A, DeWilde C, Priday A, Kasirajan V. Intravenous vitamin C as adjunctive therapy for enterovirus/rhinovirus induced acute respiratory distress syndrome. World J Crit Care Med. 2017 Feb 4;6(1):85–90.

4. ​Meng L, Zhao X, Zhang H. HIPK1 Interference Attenuates Inflammation and Oxidative Stress of Acute Lung Injury via Autophagy. Med Sci Monit Int Med J Exp Clin Res. 2019 Jan 29;25:827–35.

5. ​Yan X, Fu X, Jia Y, Ma X, Tao J, Yang T, Ma H, Liang X, Liu X, Yang J, Wei J. Nrf2/Keap1/ARE Signaling Mediated an Antioxidative Protection of Human Placental Mesenchymal Stem Cells of Fetal Origin in Alveolar Epithelial Cells. Oxid Med Cell Longev. 2019;2019:2654910.

6. ​Hecker L. Mechanisms and consequences of oxidative stress in lung disease: therapeutic implications for an aging populace. Am J Physiol Lung Cell Mol Physiol. 2018 01;314(4):L642–53.

7. ​Chen L, Liu HG, Liu W, Liu J, Liu K, Shang J, Deng Y, Wei S. [Analysis of clinical features of 29 patients with 2019 novel coronavirus pneumonia]. Zhonghua Jie He He Hu Xi Za Zhi Zhonghua Jiehe He Huxi Zazhi Chin J Tuberc Respir Dis. 2020 Feb 6;43(0):E005.

8. ​Liu Q, Gao Y, Ci X. Role of Nrf2 and Its Activators in Respiratory Diseases. Oxid Med Cell Longev. 2019;2019:7090534.

9. ​Nabzdyk CS, Bittner EA. Vitamin C in the critically ill – indications and controversies. World J Crit Care Med. 2018 Oct 16;7(5):52–61.

10. ​High Dose Vitamin C and Influenza: A Case Report – ISOM [Internet]. [cited 2020 Feb 9]. Available from: https://isom.ca/article/high-dose-vitamin-c-influenza-case-report/?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

11. ​Levy T. Primal Panacea. MedFox Publishing; 350 p. (Kindle Edition).

12. ​Levy T, 成长. 万应灵丹: 关于维生素C的百科全书. In Kindle Publisher; 2017.

13. ​Hemilä H, Chalker E. Vitamin C Can Shorten the Length of Stay in the ICU: A Meta-Analysis. Nutrients. 2019 Mar 27;11(4).

14. ​Marik PE, Khangoora V, Rivera R, Hooper MH, Catravas J. Hydrocortisone, Vitamin C, and Thiamine for the Treatment of Severe Sepsis and Septic Shock: A Retrospective Before-After Study. Chest. 2017;151(6):1229–38.

15. ​Patel V, Dial K, Wu J, Gauthier AG, Wu W, Lin M, Espey MG, Thomas DD, Jr CRA, Mantell LL. Dietary Antioxidants Significantly Attenuate Hyperoxia-Induced Acute Inflammatory Lung Injury by Enhancing Macrophage Function via Reducing the Accumulation of Airway HMGB1. Int J Mol Sci. 2020 Feb 1;21(3).

氧化应激增加,2019-nCov死亡率和IV Vit C的关键发病机制
成长
简介:2019-nCov流行病起源于中国武汉,目前正在蔓延到许多其他大洲和国家,引起了公众的恐惧。最糟糕的是,没有针对2019-nCov的疫苗或特定抗病毒药物。这增加了公众的恐惧和悲观的前景。迫切需要一种快速,迅速部署和使用的,有效且安全的治疗方法,不仅可以挽救这些患者,减少流行病的蔓延,而且在为全世界人民特别是中国人提供心理保障方面也非常重要。急性器官衰竭,特别是肺衰竭(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是导致2019-nCov死亡的关键机制。由于自由基和细胞因子的快速释放,氧化应激显着增加是ARDS的标志,它导致细胞损伤,器官衰竭和死亡。早期使用大剂量抗氧化剂,尤其是。因此,维生素C在这些患者的治疗中起着关键作用。我们呼吁领导层中的所有人员并指导患者勇敢而迅速地应用大剂量的IV Vit C来帮助这些患者并制止这种流行病。
2019-nCov是一种快速发展的流行病,发病率和死亡率都很高。
Wang等报道ICU的入学率为26%,Wang等报道,在138例确诊病例中,ICU的入院率为26%,死亡率为4.3%[1]。 Chen等人的所有报告均指出,在99名确诊的2019-nCov患者中,有17名(17%)患者出现了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其中11名(11%)患者在短期内恶化并死于多器官功能衰竭。
潜在的“细胞因子风暴”引起的氧化应激增加导致ARDS,这是这些大流行性病毒感染高死亡率的关键病理。
“细胞因子风暴”引起的ARDS是导致这些患者死亡的关键病理[2]。冠状病毒和流行性感冒是可导致致命的肺损伤和ARDS死亡的大流行病毒之一[3]。病毒感染引起“细胞因子风暴”,可激活肺毛细血管内皮细胞,导致嗜中性粒细胞浸润和氧化应激(活性氧和氮物质)增加,进一步损害肺屏障功能[3]。以严重的低氧血症为特征的ARDS通常伴有不受控制的炎症,氧化损伤以及肺泡-毛细血管屏障的损害[4]。氧化应激的增加是肺损伤的主要损害,例如急性肺损伤(ALI)和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这是急性呼吸衰竭的两种临床表现,发病率和死亡率都很高[5,6]。

在29名2019-nCov肺炎确诊患者的报告中,有27名(93%)显示出hsCRP升高,hsCRP是氧化应激的标志[7]。转录因子核因子红系2相关因子2(Nrf2)是抗氧化剂反应元件(ARE-)驱动的细胞保护蛋白表达的主要调节剂。 Nrf2信号的激活在防止细胞和组织受到氧化应激诱导的损伤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细胞反应中的抗氧化剂系统包括蛋白质(例如酶)或小分子(例如维生素C和E)[8]。
哈佛医学院Mass Gen医院的Nabzdyk和Bittner最近在《世界重症医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对Vit C在重症监护管理中的部分生物学效应进行了很好的评论[9]:抗氧化剂,自由基氧清除剂可保护细胞免于氧化

类固醇和儿茶酚胺的合成,儿茶酚胺,血管加压素和类固醇合成的辅助因子,改善血液动力学,可能会加速休克的消退

免疫细胞功能。增加中性粒细胞的吞噬作用和趋化性,影响巨噬细胞迁移,增强T和NK细胞增殖,调节其功能,可能增加抗体形成。

内皮细胞功能。减少内皮ICAM表达和白细胞粘附,改善内皮屏障功能,改善微循环

肉碱的产生,调节脂肪酸代谢,可能改善微循环和心脏功能

伤口愈合,胶原蛋白合成的辅助因子,成纤维细胞的促分裂原

抗氧化剂,特别是大剂量IV Vit C(IVC)处理ARDS。
很明显,氧化应激的增加在ARDS和死亡的发病机理中起着重要作用。在病毒和细菌感染中均观察到细胞因子风暴[3]。细胞因子风暴导致氧化应激增加,ARDS和死亡似乎是一种常见且非特异性的途径。这在临床管理中很重要。由于以大剂量抗氧化剂来预防和管理针对增加的氧化应激似乎是合乎逻辑的步骤,并且可以应用于这些致命的大流行,而无需像目前的2019-nCov流行病那样长时间等待病原体特异性疫苗和药物。事实上,大剂量静脉注射维生素C(IVC)已在临床上成功用于病毒性ARDS和流感[10]。 Fowler等人描述了一名26岁妇女患上了病毒性ARDS(鼻病毒和肠道病毒D68)[3]。她被录取到ICU。在未能进行常规标准治疗后,她在第3天开始接受ECMO。在ECMO第1天也开始了高剂量IVC(200mg / kg身体/ 24小时,分为4剂,每6小时一次)。 X射线成像中的大剂量IVC输注2。她在ECMO和IVC上继续好转,ECMO在ECMO第7天停药,患者康复并在第12天医院出院,无需补充氧气。一个月后,她的肺部X光片显示完全恢复。 Gonzalez等人(包括作者之一Thomas Levy)最近报道了一例严重的流感病例,成功用高剂量IVC治疗成功[10]。 25岁的MG出现类似流感的症状,并迅速恶化到大约2周后,患者几乎没有能力上厕所。他被放置在高剂量的IVC上(50克Vit C在1000毫升林格溶液中,在90分钟内注入)。患者第二天立即报告明显改善。在IVC输注的第4天,他报告感觉正常。他继续口服VC(2 g tid)[10]。社交媒体上流传着另一个故事,据报道,2009年使用了大剂量的IVC来拯救新西兰农民艾伦·史密斯(Primal Panacea)。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中的一位(Thomas Levy)被征询了意见[11] [12]。 Hemila等人在其2019年对18项临床研究的荟萃分析中,Vit C缩短了ICU停留时间,该研究涉及2004年《营养》杂志上的总共2004名ICU患者[13]。在该报告中,VC将1766例患者的ICU住院时间缩短了97.8%。 Marik等报道了他们在47例败血症ICU病例中使用IVC。他们发现IVC组患者的死亡率显着降低[14]。

饮食中的抗氧化剂(维生素C和萝卜硫素)可减少机械通气患者的氧化应激引起的急性炎症性肺损伤[15]。
其他抗氧化剂(姜黄素)也已被证明在肺炎中有希望的抗炎潜力[16]。
高剂量IVC已经在临床上使用了数十年,最近的NIH专家小组文件明确指出,高剂量IVC(1.5 g / kd体重)是安全的,并且没有重大副作用[17]。
简介:2019-nCov肺炎是一种快速发展的疾病,发病率和死亡率高。关键的发病机理是引起ARDS和死亡的急性肺损伤。冠状病毒,流感病毒和许多其他大流行性病毒感染通常与增加的氧化应激有关,这些氧化应激促使氧化性细胞损伤,从而导致多器官衰竭。因此,除标准的常规支持疗法外,抗氧化剂的给药在这些疾病的治疗中也起着核心作用。初步临床研究和病例报告表明,大剂量IVC的早期给药可以改善ICU,ARDS和流感患者的临床状况。需要指出的是,像2019-nCov这样的大流行病将在未来发生。特定疫苗和抗病毒药物的研发需要很长的时间,目前尚无法用于当前的nCov流行病,并且在下一次大流行病发作时还无法准备。 IVC和其他抗氧化剂是ARDS的通用药物,可以在临床上快速应用。鉴于大剂量IVC是安全的,可以有效,我们呼吁相关领导和医疗保健专业人员立即研究大剂量IVC。需要对IVC和口服VC(例如脂质体包裹的VC)进行更多的临床研究,以开发当前用途的标准方案,并且迫切需要将来的用途。

References
1. ​Wang D, Hu B, Hu C, Zhu F, Liu X, Zhang J, Wang B, Xiang H, Cheng Z, Xiong Y, Zhao Y, Li Y, Wang X, Peng Z. 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138 Hospitalized Patients With 2019 Novel Coronavirus-Infected Pneumonia in Wuhan, China. JAMA. 2020 Feb 7;
2. ​Chen N, Zhou M, Dong X, Qu J, Gong F, Han Y, Qiu Y, Wang J, Liu Y, Wei Y, Xia J, Yu T, Zhang X, Zhang L. Epidemiological and 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99 cases of 2019 novel coronavirus pneumonia in Wuhan, China: a descriptive study. Lancet Lond Engl. 2020 Jan 30;

3. ​Fowler III AA, Kim C, Lepler L, Malhotra R, Debesa O, Natarajan R, Fisher BJ, Syed A, DeWilde C, Priday A, Kasirajan V. Intravenous vitamin C as adjunctive therapy for enterovirus/rhinovirus induced acute respiratory distress syndrome. World J Crit Care Med. 2017 Feb 4;6(1):85–90.

4. ​Meng L, Zhao X, Zhang H. HIPK1 Interference Attenuates Inflammation and Oxidative Stress of Acute Lung Injury via Autophagy. Med Sci Monit Int Med J Exp Clin Res. 2019 Jan 29;25:827–35.

5. ​Yan X, Fu X, Jia Y, Ma X, Tao J, Yang T, Ma H, Liang X, Liu X, Yang J, Wei J. Nrf2/Keap1/ARE Signaling Mediated an Antioxidative Protection of Human Placental Mesenchymal Stem Cells of Fetal Origin in Alveolar Epithelial Cells. Oxid Med Cell Longev. 2019;2019:2654910.

6. ​Hecker L. Mechanisms and consequences of oxidative stress in lung disease: therapeutic implications for an aging populace. Am J Physiol Lung Cell Mol Physiol. 2018 01;314(4):L642–53.

7. ​Chen L, Liu HG, Liu W, Liu J, Liu K, Shang J, Deng Y, Wei S. [Analysis of clinical features of 29 patients with 2019 novel coronavirus pneumonia]. Zhonghua Jie He He Hu Xi Za Zhi Zhonghua Jiehe He Huxi Zazhi Chin J Tuberc Respir Dis. 2020 Feb 6;43(0):E005.

8. ​Liu Q, Gao Y, Ci X. Role of Nrf2 and Its Activators in Respiratory Diseases. Oxid Med Cell Longev. 2019;2019:7090534.

9. ​Nabzdyk CS, Bittner EA. Vitamin C in the critically ill – indications and controversies. World J Crit Care Med. 2018 Oct 16;7(5):52–61.

10. ​High Dose Vitamin C and Influenza: A Case Report – ISOM [Internet]. [cited 2020 Feb 9]. Available from: https://isom.ca/article/high-dose-vitamin-c-influenza-case-report/?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

11. ​Levy T. Primal Panacea. MedFox Publishing; 350 p. (Kindle Edition).

12. ​Levy T, 成长. 万应灵丹: 关于维生素C的百科全书. In Kindle Publisher; 2017.

13. ​Hemilä H, Chalker E. Vitamin C Can Shorten the Length of Stay in the ICU: A Meta-Analysis. Nutrients. 2019 Mar 27;11(4).

14. ​Marik PE, Khangoora V, Rivera R, Hooper MH, Catravas J. Hydrocortisone, Vitamin C, and Thiamine for the Treatment of Severe Sepsis and Septic Shock: A Retrospective Before-After Study. Chest. 2017;151(6):1229–38.

15. ​Patel V, Dial K, Wu J, Gauthier AG, Wu W, Lin M, Espey MG, Thomas DD, Jr CRA, Mantell LL. Dietary Antioxidants Significantly Attenuate Hyperoxia-Induced Acute Inflammatory Lung Injury by Enhancing Macrophage Function via Reducing the Accumulation of Airway HMGB1. Int J Mol Sci. 2020 Feb 1;21(3).

16. ​Zhang B, Swamy S, Balijepalli S, Panicker S, Mooliyil J, Sherman MA, Parkkinen J, Raghavendran K, Suresh MV. Direct pulmonary delivery of solubilized curcumin reduces severity of lethal pneumonia. FASEB J Off Publ Fed Am Soc Exp Biol. 2019 Dec;33(12):13294–309.

17. ​High-Dose Vitamin C (PDQ®)–Health Professional Version –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Internet]. [cited 2020 Feb 9]. Available from: https://www.cancer.gov/about-cancer/treatment/cam/hp/vitamin-c-pdq

16. ​Zhang B, Swamy S, Balijepalli S, Panicker S, Mooliyil J, Sherman MA, Parkkinen J, Raghavendran K, Suresh MV. Direct pulmonary delivery of solubilized curcumin reduces severity of lethal pneumonia. FASEB J Off Publ Fed Am Soc Exp Biol. 2019 Dec;33(12):13294–309.

17. ​High-Dose Vitamin C (PDQ®)–Health Professional Version –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Internet]. [cited 2020 Feb 9]. Available from: https://www.cancer.gov/about-cancer/treatment/cam/hp/vitamin-c-pdq